首頁 > 新聞中心 > 瓷都要聞 > 旅游 >

悠悠千年“浮祁古道” 見證浮梁榮光歲月

作者:汪武軍 來源:景德鎮在線 發布時間:2020-12-15 05:59:00
  因著茶葉和瓷器的緣故,自唐宋以來,浮梁與外界的商貿活動一直非;钴S,眾多驛道、瓷道、茶道和商道四通八達,時至今日,縣域內仍有多條古道遺跡可供踏足。
     
  浮祁大道始建于唐。想是彼時大唐國力強盛,加之浮梁茶葉稅賦居全國之冠,大道初建時即分浮北浮東兩線同時開工。浮東線由縣城東出,傍東河蜿蜒而上,途經王港、渭水、墩口、臧灣等臨水村鎮,于鵝湖境內別東河依橋溪水過鐵索橋,上曹村岡,繞由浮北興田一心嶺跨境出省,最后抵達安徽祁門。
 
  整條大道長230里。浮梁境內足足130里,前半段由縣城至鵝湖朱錦,一路穿村過鎮地勢平坦可通車馬,后半段自錦溪上曹村岡到一心嶺皆是高山大塢,道路崎嶇只能步行。道路因地形、地貌相差迥異,臨路依水的集鎮與古道深處的山村人情風土亦就大相徑庭。
  離城東行50里就是臧灣。
 
  臧灣村建村頗為久遠,早在兩漢時期便有張姓氏族世居于此。村以姓為名,又取東河水灣之勢,鄉人慣稱張灣。彼時張灣不過為鄱陽郡下一處偏遠小村,村人既耕亦漁,與世無爭。唐初,浮梁置縣,瓷茶興起,浮祁大道應時而建。作為大道要沖之地的張灣據天時得地利之便,人煙漸漸稠密起來。
     
  北宋建隆年間,鄱陽臧南圖途經張灣,相中此處藏風聚氣之勢,遂舉家遷徙而來;虻靡嬗陲L水上佳,有宋一代,本就家學淵源的臧氏人才輩出,甚或出現一家祖孫三代九人中進士的空前盛況。村諺“進士二十六,同朝五尚書。一村二神童,三代共宸殿。舉人二十六,政軍商俱全”即是這一盛況的真實寫照。臧氏族人在村中占盡人和之勢,村名亦就順理成章由張灣改稱臧灣。
 
  眾多族人出仕入仕,衣錦還鄉之日,莫不以在故土興建深宅大院為成功標榜。政通人和加上交通便利,自然引得眾多商賈趨之若鶩,豆腐坊、屠鋪、飯館、藥材鋪……各類店鋪紛紛入駐臧灣,慢慢也就成了一處通衢市集——臧灣市。
     
  到得清代,臧灣愈見繁華,作為御設“三關八市”之一, “一臧二瑤三墩口”的美譽早就傳遍十里八鄉。說是市集,其實就是一條依東河北岸東西朝向的街道。街面與其他江南古鎮類似,中間循例由二尺見寬青石板鋪成,兩側鑲以東河灘上隨處可見的卵石,寬逾八尺的路面既可保障車馬暢通無阻,亦為行商走販辟出一方交易空間。
  二百多家店鋪按街巷制分作兩列面街而設,背街處多是尋常人家,進出間皆由里弄巷道通達;蚋屑幗〞r代久遠有關,臧灣市集布局卻又依稀可見些許里坊制痕跡。三里長的市集每隔里許便設坊墻一堵,順勢將街面劃成三處,自東向西喚作上街、中街和下街。雖說坊墻有洞無門,自不具封閉管理的效用,卻與那層層疊疊的馬頭墻一道,共同組成木結構建筑最行之有效的辟火單元。
 
  要說臧灣市與眾不同之處還屬廟文化。在浮梁,鄉人習慣將供奉天地鬼神且香火鼎盛的廟宇叫做大廟。按方位地段,臧灣亦就有了上街、中街和下街三座大廟。與寺院多供奉如來、彌勒等佛教菩薩有別,臧灣大廟供奉的卻是介乎人神之間的民間神祇。上街大廟是陶瓷行業神華光大帝的道場,中街供奉著武財神關帝圣君,下街卻又是徽州地方神越國公汪華在享受世人香火。行業神也好,地方神也罷,諸神各據一方,卻又在同一處市集上相互交融并存。南來的鄉民、北去的商旅,不拘哪處道場,無謂何方神靈,燃一炷香、磕幾個頭,只望內心虔誠,或能遂了祛邪、避災、祈福心愿。
  出得臧灣,沿浮祁大道往東北方向前行十來里來到錦溪。與臧灣地處平陽不同,此處已是莽莽群山主宰,眼前那疊疊山梁就是鄉民口中的“四十里曹村岡”。
     
  山體險峻綿延,兜兜轉轉無處可覓迂回。道路索性迎山而建,須得避開山脊陡崖,緣那山谷漸次抬至山鞍,再貼山皮蜿蜒繞去。山勢起伏,路面多以抬升為主,繞山而行總能避開眾多陡坡,辟出相對平緩路徑。
 
  一路穿山過岡,修筑自宜就地取材。浮梁諸山多產青石,自古便為修橋鋪路首選。山中道路不與集市街面等同,路形路況無須亦無法做到齊整劃一。石匠鏨出青石板材無論大小皆有用處,囫圇一塊甚好,多塊拼接也行。平坦處鋪以石板,逢坡坎砌成臺階,無謂好看與否,但求穩當便于通行。
 
  曹村岡四十里,道路每隔四里便葺一歇亭。因大道通連徽饒二州,各色運瓷販茶商旅往來頻繁,自有山民得覓商機,據歇亭以售飯食茶水,雖說小本經營,亦能養家糊口,漸漸也就成了一處村落。村因亭而成,亦就以亭為名,約定俗成叫做四里亭、八里亭……八里亭往上是燕窩里,再往上過十二里亭來到隆鳳里。
     
  隆鳳里即是曹村。唐末宋初,山東青州曹氏為避黃巢之亂一路南遷,先至浮梁錦溪,繼而再遷隆鳳里。
  曹氏族人棄錦溪而遷岡上隆鳳里,自非一時興起,看那村基頗有講究。整座村堂坐北朝南,四周群峰環立,村后大岡,村前轎頂山,左上梅花包,右前筆架山。唯有此處地勢略低亦可算開敞,宛如眾多蓮瓣參合庇護之下那朵蓮蓬。既得山形,村人更借水勢。山澗自東山而出,傍村西下,順其流于村前掘出一池,圍石成月牙,美其名清風塘,塘水終日潺潺,清甜甘冽。
     
  究竟地處岡上,平地彌足珍貴。為獲取足夠屋基,村堂規劃須得另辟蹊徑。諳熟禮制的曹氏族人深知,好山好水僅為立村之基,遵禮循章方能蓄成望族之勢。一座宗祠能決定一處村堂格局,也就能左右一個家族興衰。遷居伊始,首由族內長老會同堪輿先生選定一處上風上水地塊建起宗祠,再以宗祠為經,東西走向坡塝作緯,按宗族排輩劃出各房屋基。村堂順山形而建,房屋坐落自隨坡就塝,前后屋間高低落差亦就大于尋常。加之地緊屋多,門前院落太過奢侈,是以村中民居皆無院墻,邁過自家門檻幾乎就可踏上前家屋頂。
 
  巧借眾山屏護之形,營造出層層遞升之勢,素以耕讀傳家的族人得占人和地利以待天時。數代文風厚積,終有薄發之日。自明嘉靖年間曹煜、曹天憲、曹天佑父子三人中進士起,明清兩朝,族中秀才、舉人、進士不勝枚舉,“二十四把白紙扇同上曹村岡”羨煞周邊鄉人數百年。逢此盛事,族內自有載述:“地脈自南來,灣曲十余里,旋東轉北,結村基,出豪士,造石坊,揚名千古。水源從東發,川流萬丈長,迎西向南,過龍潭,顯金雞,朝轎頂,遺跡萬年”。一副楹聯道盡曹村昔日文運興盛、人才輩出的榮光。
  
  時光荏苒,轉瞬千年,F代交通日新月異,人挑馬拉的出行模式早讓更迅捷更便利的汽車火車飛機取代。浮祁大道業已完成連通贛皖的歷史使命,逐漸淡出人們視線,悄悄湮于浮梁荒野之間。古市也好,古村也罷,皆緣大道而興,世易時移,熙來攘往早成昨日風景,鉛華褪去盡付流年。
 
  趁有閑,何妨沿古道而行,尋一處馬頭墻,踏幾里青石板,權且讓思緒隨腳步跨越千年。
 
分享按鈕
今晚福建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全民内蒙古麻将群 篮球混合过关什么意思 上海新11选5 比特币矿池哪个收益高 极速时时彩开奖 bg视讯漏洞 顶呱刮彩票在线 比分007 比特币现金最低价格是多少 金龙棋牌官网下载-9K9K手游网 血战到底换三张技巧 双色球复式投注 排球比赛比分制 狗狗币手机怎么挖矿 决战21点 澳门金沙线上娱乐网站